东莞《礼物》是什么破礼物?

一转眼,张炬去世都有十年了,20天前的5月17日是张炬死后的第十个生日,唐朝乐队和一拨据说是他朋友的人为他准备了一份特殊礼物——共同演唱了一首“因纪念而生”的《礼物》。尽管同名专辑在上月底便已有发售,但我一直到今天午饭后和旭道兄韶毅兄闲逛时才记住买了一张。韶毅兄本来也想买张,被我制止了:且听我听后再说!

礼物

    听后的感觉是让人失望的。不管现在所有试图为中国摇滚作传的那些人怎么个说法,就我的感觉而言,中国摇滚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就在于张炬之死。非常奇怪,究竟是一个人的死亡带走了那些活人的灵感和才情,还是这些活着的人把自己灵感和才情的消亡在张炬那里找到了借口?总之,张炬之后的中国摇滚就很难再让我动容了。从根本上,我把北京声音工作室在今年四月发起的这张唱片录音,看作是那些张炬的朋友们最后一次企图借尸还魂般的摇滚复兴,当然这种复兴也是冲着商业而去的叫卖。整张专辑除了唐朝乐队外,还有许巍、周晓鸥、张楚、高旗、汪峰、李延亮、陈劲、马上又、姜昕、李小龙、布衣乐队、查可欣、亚宗,由峦树担纲制作,我不知道在上面的名单里有几个人是张炬曾经真正的生前好友?周晓鸥、姜昕、李小龙、布衣乐队、查可欣、亚宗会是吗?这种杂拌的叫卖真是有些可笑,一张表现对张炬怀念和友情的唱片,居然可以出现这样一些张炬他从不认识但又含情默默得一本正经的“朋友”?

    《礼物》是这张唱片的同名单曲,据说除了送给张炬,更是送给千千万万活着的人们的,这首歌汇集了众多响亮的名字,我们总算还可以在音符里扑捉到一些用心和精彩。但查可欣那叫床一样的《今天会晴朗》立马把所有的忧伤都冲散了,不可否认这样的歌很具备女人特有的敏感而和坚强,但在这里叫起来她想给谁高潮?高旗的《绿草如茵》十年前曾收在《再见张炬》中,居然再度重唱也体会不出多少变化的感悟。《为你唱》倒是很直疏胸臆、唱得痛快,来自宁夏的布衣乐队总算有机会在这里混了个脸熟,唯一的问题是——他们认识张炬?姜昕的《彩虹》时而伤感时而快乐,陈劲的《爱和自由的翅膀——喜玛拉雅之旅》让人感觉辽阔,两首歌都算不错,但和张炬有什么关系?那个叫李小龙的,天哪!他的《不要让我死于今夜》居然在严肃而沉静地HIP-HOP,垃圾音乐也赶来凑热闹,为了唱片卖钱,我看他们只差个把猪头楠都请过来了!唯一值得听的是许巍的很有许巍特质的《光明之门》,那简单上口的旋律让我们感受到歌唱希望歌唱生命的快乐,感觉很是惬意。此外值得尊重的还有张楚复出后的第一支歌《变形记》,还是那个苍凉的声音,但在电子的脉动中显然有了重生的喜悦,对他,我不理解的是:重生就得动用电子乐?可能是我个人原因,我还是怀念当年那个吱吱哑哑的小提琴声里的张楚,干瘦却蕴藏着爆发力,一如我时报时代还喝点啤酒时常要“阑珊”一番的小刀兄。

   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我一直对唐朝乐队充满期待,期待他们那已经推迟了无数次的第三张专辑。但听了这张纪念合辑的压轴之作《春蚕》后,我决定收起对他们的所有希冀,从现在就开始永远地怀念那个处于中国摇滚黄金年代的唐朝乐队,就如同怀念张炬一样。借臧克家的诗来说,那就是——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死了……我没有侮辱乐队的意思,只是,觉得他们的音乐确实该洗洗睡了!你知道他们的“新歌”《春蚕》怎么唱的吗?

《礼物》是什么破礼物?

    ——怎能忘记你在身旁\几度欢乐\几度忧伤\怎能忘记昔夜月影离合\几多欢畅\几多迷茫\风吹过\云影似梦……

    听出来了吧?是《月梦》呀!换了段华彩居然就叫“新歌”了,上帝呀!难道又是张炬的死阉割了他们的创造力!?

标签: 礼物 什么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东莞全民k歌怎么把好友的歌保存到手机上
下一篇:东莞给喜欢BEYOND的朋友们一份礼物

发表评论